四方物流香港電話 > 威海社會

酷!威海版《速度與激情》,滿足你對自由極致的嚮往

2021-05-20 編輯: 宋倩

 

“沒有什麼能夠阻擋,你對自由的嚮往”,關於自由的定義有千千萬萬種,其中有一種叫“哈雷”、叫“自駕”。它們是激情與速度的總和,更是對自由對不羈的極致追求。

穿上皮衣和馬丁靴,戴上墨鏡和頭巾,隨着一聲發動機的轟鳴,便開始享受奔馳在路上的狂野與灑脱。如果有山海的加持,那這一路與山海為伴,與鷗鳥同行,最酷最颯的自駕體驗,也不過如此。

這裏不是草原遼闊的川藏,也不是速度與激情的異域國度,而是威海千里山海自駕旅遊公路上的哈雷驛站,一羣嚮往自由的人以哈雷結緣,在山海之間找到了生活的另一種休閒方式。

都市裏每個人的生活都被設定,不越雷池半步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。

如果説,8小時之內,是工作是壓力是KPI考核。那8小時之外,可以交給哈雷與自駕,無拘無束地做你自己,盡享自由與不羈。


在孫家疃·哈雷驛站,有哈雷兄弟從世界各國帶回來的衣服、包包、帽子等服飾,每一件都有一段哈雷故事。全球只有一輛的哈雷摩托停在最顯眼的位置,精緻的裝備、限量的配色,這大概是每個男孩子心中的機車夢。

當然,你也可以換上酷帥的哈雷服裝,開啓一次追逐自由和嚮往的體驗。進彎前減擋,鬆油門減速,儘量用身體帶動車轉彎,然後提速,整個人與機車融為一體,沉浸在風馳電掣之中。彷彿每轉過一個彎,就可以丟掉一個煩惱。

騎着哈雷去看海,沒有任何的遮擋。行至半山半海的千里山海旅遊自駕公路上,海鹽味的風帶着淡淡的草木香湧進鼻腔,遠眺着山的豪邁與海的遼闊,有一種讓人難以捨棄的自由感。

慢慢的,眼前的景色被飛快地甩到後面,轟鳴的馬達聲逐漸消失,聽見的是心臟平穩跳動的聲音。那一刻,好像世界的嘈雜都與你無關。忘掉一切,真實地感受自己炙熱自由的靈魂。

有人説,“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,只要你騎着哈雷,永遠不會寂寞。當你開着一輛哈雷在公路上碰到另一位哈雷騎手時, 往往會一見如故地停下來聊天。”

其實,哈雷不僅僅是一種品牌與交通工具,在它的身上還承載着一種精彩的生活方式。它是自由與無畏的代名詞,也藴含着熱情奔放、探索未知、無國界等等的哈雷精神。

在路上逢遇的哈雷騎士,你收穫的可能不僅僅是自由,還有一羣志同道合的朋友,騎累了就在沙灘上歇歇腳,在老木船旁支起燒烤爐,一邊吹着海風,一邊擼串、喝酒、談天説地。酒瓶碰撞在一起的聲音,彷彿宣誓着永遠的年輕和熱淚盈眶。

亦或者,把哈雷停在一旁,靜靜地遠眺大海,聽潮起潮落,看風起雲湧。奔馳的路上與坐在海邊的動靜結合,彷彿是生命的常態,有起有落。

人們都説自駕只有零次和無數次的區別,穿山越海,一路馳騁,那種自由的感覺一旦開始便再難停止。

如果貪戀這山海,沉浸這自由,還可以宿在沙灘酒店裏,整片面朝大海的落地窗,將一汪海色鑲嵌在玻璃上,拉開窗簾就能看見大海,推開門就可以走進沙灘,晴天時漫步看日落,陰天時吹風看潮湧。

等到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,枕着濤濤海浪,失眠不治而愈。

誰不曾是鮮衣怒馬的少年,想翻山越嶺、駕遊山海,想執手迎風,挑戰速度與激情。也許獨庫公路是未完成的詩和遠方,川藏線上也有擱置的揹包與理想。

千里山海,自在威海。

此時,不必去遠方,威海千里山海自駕公路的哈雷驛站,滿足你對自由極致的嚮往。選一個明媚的好日子,帶上自由的靈魂,與哈雷相遇吧。

(來源:掌上威海 策劃 文字/胡楊 主播/李泠慧 攝像/宮舉衞、劉思冰、胡云松 攝影/劉彬、宮舉衞、孫韶寧、王斌 後期/劉思冰)